「不知春」

腐。这个号大抵都是刷cp用
没什么产出啦。
EM-Jewnicorn/fgo/逆水寒/ow源藏only/越涵/P芬/靖苏/凯歌/福华/快新/红兴/剑网三已出坑

私设a哥,希望他赶紧好起来555

「sentimental」

摸了。两张一样,只是换了个滤镜

假正经 (上)

寂寞姐妹发的文支持一下(居然还没到车

小近不熬夜了:

警长x女大学生 


误打误撞再不期而遇,“假正经”警长和傲娇太妹的故事。


(这个系列说是车队,车可能在下篇叭,那咱们这次先在lof见






暂且定为上下两篇,更速是随缘。




——————————————————


——————————————————




苦茶02


 


假正经(上)


 


1.


 


坐在哥们儿摩托车后座的时候,杨超越不会想到自己会被抓进拘留所,马路上轰隆声过后是被查酒驾的交警拦个正着。吓都被吓死,不但摩托车被收了,还被带回片区警局接受教育。二十岁的大学生杨超越,因为夜晚在闹市区参与飙车被抓进拘留所深刻反省,今晚怕是要在铁栏杆后面等着日出了。


 


大波浪卷发被风吹得零散,杨超越和好哥们儿坐一起,手指玩着头发丝。晚上警局里就几个办公的警察,和交警交涉几句后过来询问了个人信息。


 


“陈队下班啦?”


 


正问着,从里面办公室走出来一个女人,脱掉制服外套挂在手臂上,提着包。


 


“嗯,酒驾吗?”


“飙车。”


 


说着,询问信息的警员又看了看手上的板子。


那个女人走到杨超越一众人面前,眼神审视一圈,又返回来看着杨超越不动。


不知道那个女人走回去在那个警员耳边说了什么,杨超越被喊了出来。


“跟我过来一下。”


那个女人转身对着杨超越,又走回办公室。


 


 


“不认得我了吗?”


那个女人坐回办公椅,看着面前站着的杨超越。


杨超越皱着眉,脑子里飞速转着。这个女人一脸严肃,高领羊毛衫,披肩长发,看了眼摆在桌上的名牌。陈意涵。


“不认识…”


杨超越确认自己肯定和警察没什么过节,声音弱弱的。


“你的钥匙包。”


那个女人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粉红色独角兽图案的钥匙包,甩在杨超越面前。


 


 


 


 


原来是她!!


 


 


 


陈意涵,Y区出了名的女警长。面容姣好,做事果断雷厉风行,听说家境不错,追求者能排到法国巴黎。


那为什么她会有杨超越的钥匙包呢,就在三天前,这个钥匙包落在陈意涵卧室地毯上。


陈意涵也不是完人,人总会有七情六欲需要发泄的时候,老套的剧情,凭着酒精的作用,她把在酒吧喝闷酒的失意女大学生杨超越带回了家。后面的剧情可想而知,也难怪陈警长从来没有什么男女绯闻琐事。


 


杨超越虽然一副傲娇太妹模样,醒来之后也被眼前事情吓懵了,跑得急,结果钥匙包就落在地毯上了。急到什么程度呢,连陈意涵的脸都没看清楚。


 


所以这两天才会和哥们儿混在一起,晚上就借点钱住酒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还正苦恼怎么找陈意涵,陈意涵却自己找上门来了,准确说来是自己找上陈意涵门上来了。


 


 


“没想到你居然是个警察…”


 


杨超越快速伸手把钥匙包揣进兜里,嘴里小声嘀咕着。


 


“你对警察有什么意见吗?”


合上抽屉,陈意涵站起身准备走出门。


“没有。”


“那你就先回去接受教育吧,我下班了。”


陈意涵拿上包,


“在床上的时候才没有这么凶,假正经…”


准备开门的手停顿在把手前,陈意涵回头看着小声嘀咕的杨超越。


 


“你最好把这件事忘了,”


陈意涵转身走到杨超越面前,步步逼近。


“不然,”


眼前的人越逼越近。陈意涵比杨超越居然矮了一头,但抬头瞪人的气势还是赢了。


“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假正经。”


杨超越一个踉跄,双手扶在办公桌沿,身体被逼得后倾。


 


“陈队,”


 


外面那个警员看门半掩着直接推门而入,拿着手中的板子愣住看着眼前这暧昧场景。


 


“…那个,你们认识吗?”


 


看陈意涵气定神闲转过身,警员也只好尴尬地把话题继续下去。


 


“表妹。”


 


不经大脑思考,陈意涵脱口而出的话。说完走到警员面前,把板子上的信息看了一遍,只看她眼神突然定住再皱了皱眉。


 


杨超越,二十岁。


 


2.


 


 


陈意涵这两天有点偏头痛,可能是风寒。临近下班,陈意涵坐在办公桌望着桌上的绿色植物发着呆。


 


“陈队,”


 


一个警员站在在门口轻轻叩了叩门,上一次另一个警员没敲门结果被陈意涵冷眼相待到现在。


 


“大学路那边有人寻衅滋事。”


“有人去了吗?”


陈意涵以为是什么特殊事件,一般这种小纷争不用给她报备的。


“已经去了,那边说您的表妹也在,您要不去看看?”


“表妹?”


陈意涵想了一下,想起来自己前几天随口说出的表妹。无奈地呼出一口气,一拍桌子走出办公室。


 


去了两个片警,就是吃饭结果喝上头两个大男人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在店里打了起来,摔坏店家好多东西,店家拦不住就报了警。其实跟杨超越没关系,她只是在一旁看热闹,她和这两人只是认识。架也不好劝,自己是女孩子也没力气拦得住,索性在一旁看热闹。看来了警车,杨超越伸长脖子望,望到下车的警察又失望地把脑袋收回来。同行的朋友把打架的两个人分开,在街边给来的警察解释着情况。


 


不过一会儿,街边突然来了一辆玛莎拉蒂。杨超越本来是被车吸引多瞧了两眼,却没想这车停在自己面前,车窗摇下来,是陈意涵。


 


“上车。”


杨超越愣住,最后是陈意涵下车给她开了车门。


 


“你能消停一点吗?”


陈意涵望着后视镜里亮着的警车灯,认出那天飙车的小伙子。


“你天天跟着这群人混不上课吗?你是个大学生吧?”


陈意涵转头看着一声不吭的杨超越,


“嗯?”


“你问这个干嘛…”


对于突然来的关心,杨超越不知道来由还怀着疑虑。


 


这警察该不会是对自己动情了吧?


 


“我对外说你是我表妹,希望你能维护好我在外的形象。我不想下次再发生同事通知我什么,表妹又在哪里犯事要不要去一趟这种事情。”


陈意涵诚恳地说着,语气尽量温和。


“这是我强加于你的,算我拜托你。”


“好…”


杨超越低头扣着手,余光看着车子精致的内饰。这个警察不但不正经,还这么招摇,绝对是个关系户。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陈意涵今天车子限行,时间紧,不然是不会开这辆出门的。她准备先把车开回去,顺路就送送杨超越。


想着,就当和杨超越做个朋友,毕竟现在她是自己脱口而出的“表妹”,还是要做个表面功夫。


 


殊不知,一路上杨超越已经在脑子里想了一路这关系户是怎么平步青云当上警长,然后私生活是如何混乱,然后自己是怎么不走心被她带回家的。


最后还要加上一句,这个假正经的臭警察!


 


最后陈意涵把她送到地下室单元门口,还下车送到电梯口。


 


“安分一点啊。”


 


像是命令,但眉头却缓缓舒展开,朝杨超越挥挥手。


电梯门关上了。


 


3.


 


杨超越是H大学大二的学生,一个人在外地,家里人给她租了个一居室,平常一个人生活。


傍晚打开冰箱发现前天买的面包没密封已经干瘪瘪的了,拿出来扔进垃圾桶,走到沙发把自己窝进去。


电视播放着没意义的无聊电视剧,客厅里很空,没人气的感觉,杨超越双眼无神发着呆。


终究觉得无趣,自己没几个朋友,有几个所谓哥们儿,可能也只是看自己长的还行。杨超越觉得不要紧,里面还是有一两个真心交朋友的,但闲言碎语总是有。本来就懒得社交,结果现在像是雪上加霜。不然绚烂多彩的大学生活应该不会和闹市飙车进拘留所有联系。


 


陈意涵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看着茶几,杨超越的思绪突然就飘到陈意涵身上。


警长,有钱,但好像不检点。


 


但她好像也不坏吧。


她应该不坏,她那天还送我回家,还送我到电梯口。


这警察不会真对自己动情了吧。


杨超越想着想着,心里竟然还会有小小的窃喜。


自己在想什么?


杨超越把跑偏的自己拉回来,脑子里居然回想起来那天晚上的情形。


 


 


 


不行。


杨超越觉得自己闷在家里不是办法。她拨通电话,出了门。


 


 


“陈队。”


 


 


杨超越的哥们儿也不是省油的灯,那天接到电话,决定帮越姐一把。


 


寻衅滋事打架最在行,酒吧门口,围了一小群人,一个男子坐地上扶着脑袋,嘴角还挂着血,脸肿了大半。另一个男子坐在酒吧台阶上,手上还握着半个碎了的酒瓶。杨超越站旁边,她知道一旁的保安已经报了警,她朝台阶上的人竖了个大拇指。


 


“我早就看这孙子不顺眼了。”


这是纷争开始前的一句,杨超越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愿意为自己两肋插刀的兄弟,正巧给这位兄弟找了个动手的动机。


杨超越只说她想再见见那个警长,没想到哥们儿说到做到,直接上手打人,倒是把一旁没准备的杨超越吓一跳。


 


果然不一会,来了辆警车,后面还跟了一辆私家车。


杨超越其实开始慌了,她往酒吧两边躲,想逃离这个现场。


她还是看到那个这段时间脑子里时不时就冒出来的身影。


看她一脸正气从车里下来,再重重甩上车门,径直朝自己走过来。


陈意涵不知道为什么个子不高,力气极大。杨超越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陈意涵反身按在墙上,这个人居然还把自己用手铐拷上了。恶狠狠地把杨超越押进副驾,陈意涵回到车上,把杨超越逼到椅背,鼻尖对鼻尖的距离只有五厘米。


 


“我说没说让你在我的片区安分一点。”


 


陈意涵一脸严肃把杨超越瞪着,而杨超越睁着大眼睛望着眼前的陈意涵却只能想起不堪回首的那天晚上。


陈意涵身上有淡淡的香味,不是浓郁的香水味,应该是衣服洗过后洗衣液混合衣柜的香气。陈意涵卧室有一面墙都是衣柜,杨超越依稀记得自己闻过这种味道。


越想,脸越不争气的红起来,连呼吸都不自在了。


 


“你转过来。”


看到杨超越这幅样子,陈意涵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她居然也有在气头上冲动的时候。那这样算起来,她唯一的两次冲动都用在杨超越身上了。


手铐被解开,杨超越揉着手腕,肩膀还有点痛。


 


“你之前答应我的呢?”


陈意涵把语气放缓,尽量自己变得温和。


“…”


杨超越垂下头没说话,继续揉着手腕。


“我就是想再见见你。”


陈意涵听了顿了一小下,转过头,


“那你非要违法乱纪吗?你当警局是你家吗,一个月要来几次?家里人都不管你?”


“我一个人住,家里没人。”


杨超越抬头看着身旁的陈意涵,陈警长穿制服好看极了,制度外套里面穿的白衬衫,和那天晚上自己身前的那件很像。


“我送你回去。”


“我钥匙锁家里了。”


 


陈意涵见过很多无赖,只有杨超越这种她应付不了。杨超越自己声称钥匙锁家里了,说可以住哥们儿家里。


陈意涵听了把眉头紧锁,踩下油门。


 


 


陈意涵在附近酒店给杨超越开了一间房,让她明天就给房东打电话回家,然后回去之后不准再和那群人一起混。


杨超越站在陈意涵一旁听着她一句一句说着,语气严肃就像是担心自己真会闹出什么事来。


杨超越真希望这电梯永远不要到。陈意涵下班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一身警服,杨超越都只敢悄悄认真看上几眼。


 


“陈警长,”


 


把杨超越送到房间,陈意涵准备回家。在走廊上,杨超越探出头把她喊住。


“我们还有机会见面吗?”


“问这个干嘛?”


陈意涵不知道杨超越在想什么,但知道她肯定没想什么好东西。


“那我想见你怎么找你?”


 


陈意涵被这个问题一下子噎住,酒店的走廊安静极了。


“那没事了,你快回家吧。”


 


 


 


接近夜晚九点,陈意涵把车停在第三个红灯口等红灯。还有二十秒就能过红灯口,陈意涵手扶着方向盘,望着前面车的尾灯。最后五秒钟,她踩下油门变道调了头。


 


突然有人敲门,杨超越轻手轻脚跑到猫眼往外望。


是陈意涵。


“你怎么回来了?”


杨超越迫不及待把门打开。


 


“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你住我家去。”


 


 


 


4.


 


酒店的床很软,但杨超越起的比往常任何一天都早。双脚踩在酒店拖鞋上,地毯的柔软踩起来不真实。比起这个,更不真实的是陈意涵居然让自己住到她家去。她不会是想对自己做什么吧?要真是这样她一会儿面对陈意涵怎么办?陈意涵是警察,力气又大,一个擒拿就能把杨超越按倒在地。


应该不会,她要是真想干嘛,杨超越这个空有身高却笨手笨脚的人早就不是她对手了。


杨超越一边刷牙一边想着,摇摇头吐出嘴里的泡沫,看着镜子里,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刚醒来还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


 


早上八点,房间的门就被叩响了,杨超越用毛巾擦着脸蹑手蹑脚走到门前,在猫眼确认之后开了门。


 


“这么早?”


 


杨超越跑回来看了看手机,发现现在不过早晨八点过五分。


 


“你带了钥匙,”


 


陈意涵走进房间,双手插在胸前站在杨超越对面。


 


“你的钥匙包就在你外套右边口袋里吧。”


陈意涵有职业病,喜欢观察人,在电梯里其实就望见杨超越鼓起的口袋。


对面的人拿着毛巾一时语塞,怎么着,她是又后悔了吗??


 


“我现在就送你回家拿换洗衣物,我请了一个小时假,拿了衣服我带你过去。这一个月左右住我家里。”


 


陈意涵说话总是像命令一样,从来没有商量的感觉,听者只有服从的选择。


 


“你不要担心,”


 


杨超越坐在副驾驶,脑子里还没清醒。


 


“我怕你闯祸,你过来住一段时间,等大家把表妹这件事淡忘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陈意涵把车开出地下室,光亮排成一排照进车里。


“你这段时间没事就别出去,更不可以再和那群人混。飙车打架,下一次不知道还能有什么新花样。”


 


陈意涵遇上早高峰,不远的路程配上长串的车流,焦躁的手指头在方向盘上敲出杂音。


“房门密码一会你要记住,你平时该上课就去上课。要休息了再回来。”


车子走走停停,陈意涵看看表,叹了口长气。


“你平常就是那种混混样子吗?”


看着眼前的车流短时间内没可能改善,陈意涵干脆转过头专心聊起天来。


“什么叫混混样子,我也就和朋友出去玩遇到一点意外,也就碰巧还报了警。”


陈意涵听着撇了撇嘴,挑挑眉,又转过头把车子往前移动了一点。


 


“你这么小去酒吧还是早点回家。”


陈意涵单手扶着方向盘,目视前方悠悠的说上一句。


车子里的气氛本来就低沉且尴尬了,陈意涵这句话的效果比得上外面寒冬凛冽的大风。


这大风吹得蹊跷,刚刚还理直气壮的杨超越,听到之后就焉了气,满脸通红把脑袋垂下。


 


“好。”


 


 


 


5.


 


陈意涵幸好请了一个小时的假,被早高峰耗尽完,她把杨超越送到家门口,把房门密码告诉她,还没来得及叮嘱几句就匆匆赶去上班了。


 


陈意涵住在离警局不远的小区,顶楼的跃层,现代装修风格,简洁明亮很符合陈意涵她这个人本身。望着客厅一整面落地窗和客厅八米高的天花板,杨超越还是惊讶了好久。


她唯一明了的可能就是二楼的卧室和扶梯旋转的方向。她在这里和陈意涵激吻过,最后两个人拉拉扯扯纠缠不清摔进卧室里的两米大床。


 


杨超越怯生生地把行李箱拉到客厅,客厅里柔软的地毯使行李轮子变得费力。


干脆把箱子甩在一边,杨超越跑到落地窗前,高楼下的一切都尽收眼底。杨超越再把家里厨房书房客房都参观了一边之后,双手一拍。


 


“今天这里就是我的新领地了!”


 


 


6.


 


 


 


陈意涵的偏头痛越来越严重,应该是没休息好再加上这几天气温骤降,看案子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的。作为一个对自己要求严格的人,陈意涵吞了两片止痛药,振奋精神还是认认真真把工作负责到底。和谐社会虽说没什么大事件,但人民的小事就是警察的大事。陈意涵一直熬到下午快下班,脑袋又开始痛起来,摸一摸脑门,应该是发烧了。


看着时针逐渐逼近下班时间,陈意涵突然想起今天是与往常不一样的一天,自己今天回家不是一个人了。


她居然又把杨超越带回家了。


越想脑袋越沉,自己这样做岂不是“引贼入室”?自己怎么就能这么心大随便带人回家。即使脑袋越来越沉,现在的陈意涵也比昨晚清醒。得赶快回家去,自己肯定是昨晚被迷了心窍。


 


表面上镇静,按密码的手却抖抖索索第三次才顺利推开门。


 


“你回来啦。”


 


家里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陈意涵看着眼前的一切。


灯被全部开着,电视开着,吸尘器在厨房撞着消毒柜一角,加湿器喷着白雾,杨超越半躺在沙发上。没看错的话,餐桌上还有菜。


 


“我饿死了,你不是五点下班吗?”


 


杨超越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跑到餐桌前坐下。


 


“这是你做的?”


 


陈意涵把包放在鞋柜上,换了鞋走进来四处环顾了一下,再走到餐桌面前。


 


“对啊,”


 


杨超越把饭盛好放到陈意涵面前。


“你篮子里要洗的衣服里还有些零钱,我下楼去买的菜。”


 


陈意涵本来脑袋就沉,眨巴眨巴眼睛木木地坐下。


 


“你还把衣服洗了?”


拿起筷子,陈意涵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身旁的杨超越。


 


“对啊。我今天没课,无聊就想着做点家务。”


杨超越俨然一副主人样子,根本不像住进第一天的样子。


 


陈意涵其实没有吃晚饭的习惯,她下班时间不定,回家也嫌麻烦。吃进第一口杨超越的菜,陈意涵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个正确选择。


 


吃完饭,杨超越又窝回沙发。两个人在的时候比一个人在的时候不自在,她望着陈意涵上楼换衣服,再下楼接温水,再在储物柜翻翻找找。


 


“你感冒了吗?”


 


陈意涵没回答,仰头吞下药片,再走上楼。她想早点休息,但又没办法放任杨超越不管。从楼梯上退下来,陈意涵努力使自己精神保持冷酷的样子。


“客房在楼上,早点休息。”


说完,拖着疲累的身子慢悠悠上了楼。


 


 


“陈意涵。”


 


夜色越来越深了,陈意涵听到楼下厨房传来一阵一阵声响,但她累的不行,一定要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就听到杨超越的声音。


 


“我煮了点姜汤,给你放床头了哦。”


 


杨超越推门进去,整个卧室漆黑,连窗帘都拉得死死的。把姜汤放在床头柜,杨超越按开台灯。借着台灯微弱的光才勉强看得清,陈意涵微微皱起的眉头配合沉重的呼吸。可能是在烦恼睡意被杨超越打扰,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样子。


 


“要记得喝啊,我走了。”


 


杨超越知道自己可能好心没办好事,灰溜溜地走出卧室,回到客房。


 


第二天早晨,陈意涵准时六点起了床,在跑步机上晨练。身为警察,必要的体格还是要有的。拉伸完,顺手拿上两片面包喝上一杯牛奶就准备去警局。


杨超越是能睡懒觉就不会早起的人,等她起床时,陈意涵已经在警局坐上一会儿了。


杨超越迷迷糊糊揉着惺忪睡眼走下楼梯,家里早就没人了,餐桌上留了杯牛奶,还有张纸条。


“不用等我回来吃饭。”


杨超越把纸条拿在手里看,嘴角不自觉上扬。


床头的姜汤被喝了一半还摆在那里,杨超越把碗收拾好,顺便把昨晚没收拾的厨房也打扫了。


 


 


这是一种怎样感觉,杨超越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奇妙。今天天气出奇的好,落地窗被阳光给予最大限度的拥抱,空气里温暖的快乐因子钻进杨超越的身子。现在是上午十点半,她已经开始思念晚上六七点才能回家的陈警官。


 


今天下午有课,杨超越在脑子回想学校附近哪里有菜场,自己就会那么几样菜,暂且这几天要做不重样的。


想着想着,杨超越觉得自己真像个贤惠的妻子天天就想着为家里操劳。被自己这种想法吓一跳,自己已经自己代入妻子形象了。这种危险的想法不能有,还是快快出门开始新一天生活。


 


 


奇妙的日子就从今天开始吧,一个人的房子变成两个人的家。


 

给旁友的德赫本的部分稿子!!


大概我有两个肾吧(昏迷)

之前在云南的地铁上看过这么一幅画面。

当太阳落下去,晚霞升起来的时候。

疲惫的女孩子穿着白领工作服睡倒在地铁上。

头靠着栏杆摇摇欲坠,半梦半醒着。

窗外的夕阳很好看,云很大,比照片里的要清晰多了,令人神往的美。

苹果自带滤镜

人活着就是为了阿福…

关于cd20